11月10日晚,飛機備降後,機長賀中平微笑著摸著一位男孩的頭。網友供圖
  11月10日晚,由珠海飛往北京的南航CZ3739航班,因發動機機械故障,在起飛一個多小時後備降廣州白雲機場,無人員傷亡。此次事件中,當近乎絕望的情緒在200多位乘客中蔓延時,機長的一句“本人經過嚴格的訓練,有能力控制好狀況,有能力將大家安全送到陸地上”,讓大家安靜了下來。
  事後,有當事乘客稱“機長真的很棒,最後10分鐘的備降像在等死,但機組人員給了我們很大的鼓勵。”而淡定播報的機長也被網友譽為“中國最美機長”,在網絡迅速走紅。
  昨日,當事機長、50多歲的賀中平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說,乘客聽到的那番淡定播報並非他本人發聲所說,而是他把這番話告訴副駕駛進行廣播,“當時我的確有這個信心平安落地,也必須給乘客信心。”
  至於“最美機長”的稱呼,這位開了15年轟炸機、有著35年駕駛經驗的陝北漢子有些靦腆地說:“我很忐忑。”他更希望把這作為對團隊的表揚。而他只是盡到了職責,僅此而已。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吳為 吳振鵬
  淡定播報實際由副駕駛轉述
  新京報:能否介紹一下事發的情況?
  賀中平:飛機是20時40分左右從珠海起飛,約21時10分時我突然聽到“砰”的聲音。當時飛行高度是35000英尺,飛機剛過廣東清遠英德市上空,距離韶關還有一段距離。
  新京報:聽到“砰”的聲響,你第一反應是什麼?
  賀中平:聲音很大,我第一感覺應該不是一般的顛簸造成的。我查看駕駛艙的信息顯示,是左側發動機出現故障。按照飛行手冊的要求,左發故障需要進行應急處置,如果處置得當故障信息就會消除,如果處置後故障信息依然不能消除就需要返航。我當時按規定對飛機的運行進行了調整,啟動故障處置的開關。後來故障未消除,所以決定返航。
  新京報:為什麼要返航廣州?地面做好準備了嗎?
  賀中平:按照要求,發動機故障不能排除後,要選擇最近的機場進行備降。當時距離白雲機場最近,而白雲機場的條件和設備也不錯,同時廣州是南航的總部,基於這些原因我們就選擇了廣州。返航是我個人決定的,我決定了之後就開始呼叫地面。我只要向地面空管告知我的意圖,他們就會啟動準備機制,迎接我返航。
  新京報:你說的那句“有能力將大家安全送到陸地上”,是否基於充分的自信?
  賀中平:實際上,乘客聽到的那番話不是我本人發聲說的。是我把這番話告訴副駕駛進行廣播,說我們能平安落地。
  當時我的確有這個信心,從故障信息看,飛機可以順利飛抵廣州,如果保持這樣的狀況,可以安全降落。但說完全不緊張不現實,作為機長,從起飛到離開艙門,都不可能放鬆,落地後也可能出現意外,但我必須給乘客信心。
  乘務員聲音顫抖因飛機顛簸
  新京報:有乘客說,乘務員廣播的時候快哭了,這讓乘客很緊張。
  賀中平:在特殊情況下進行乘客情緒的穩定工作是乘務人員的職責。當時我們進行了三次廣播,第一次廣播是聽到響聲後,機艙發生大的顛簸,乘務員提示乘客系好安全帶。第二次是我跟主任乘務員說發動機出現故障準備返航,讓他給乘客廣播。第三次是我讓副駕駛進行廣播,告訴乘客我們能落地。
  我當時在駕駛艙,不瞭解後面的情況。後來我瞭解到,乘務員廣播時聲音是有些顫抖,他們跟我說是當時飛機顛簸得特別厲害,話筒和傳送信號都受到了影響,造成聲音出現顫抖。
  新京報:針對突發飛行情況有沒有專門培訓?
  賀中平:據我所知,航空航天大學學習後要到航校進行初級教練機和高級教練機的培訓,經過1年差不多260小時的培訓畢業,成為一個有執照的初級飛行員。
  飛行特殊情況的處理是培訓重點,中國民航每年都要對所有客機飛行員做兩次模擬機的培訓,就是訓練如何處置特殊情況。比如這一次的兩個發動機中的一個出現故障,我們叫單發飛行。另外還有像飛機起落架故障等影響正常飛行的情況。
  新京報:有沒有針對心理素質的培訓?
  賀中平:作為駕駛員來說,心理培訓和心理素質的考核是在技術培訓過程中進行的。但心理素質是一個軟指標,每年的模擬機飛行培訓後,我們都會出一些題給飛行員做,我會觀察他們應對特殊情況時的反應,從這裡判斷他們的心理素質,這也是考核的一項內容。
  空乘人員也有他們的崗位職責和工作要求,他們一方面要服務乘客,另一方面要在特殊情況下做一些溝通工作。
  “最美機長”應作為對團隊的表揚
  新京報:這次安全著陸,大家都管你叫“最美機長”,你給這次表現打多少分?
  賀中平:我覺得對我的表揚太多了,這主要是我們團隊合作的結果,包括所有的機組和空乘人員還有地面的空管人員,一個環節出問題都不可能安全。我更希望把對我的表揚看作是對我們團隊的表揚。管我叫“最美機長”,我很忐忑。
  如果打分的話,也就是合格分吧。作為機長我就是履行了機長的職責,按飛行手冊處理飛行故障,對旅客來說是有驚無險,對我而言是一次飛行經驗。最多我算是一個成熟的機長,盡到了職責,僅此而已。
  新京報:通過這次處理經驗和你個人飛行經驗,對其他客機機長有什麼建議?
  賀中平:我就想說安全第一。作為機長來講,我們的職責首先就是要保證安全,在安全的情況下才能做好其他的工作。對飛行員來說,就是遵守我們的職業操守,不間斷的訓練和培訓。在每次飛行過程中要嚴格按照手冊,牢記自己的責任,飛好每一個航班。
  ■ 聲音

  “機長應是最後一個恐慌的人”
  51歲的亞聯公務機有限公司機長劉爽有著超過30年的民航客機駕駛經驗。民航客機一旦出現故障,機長會如何處置?劉爽說,例如飛機發動機起火,則要把發動機關停,拉開滅火手柄,切斷電路和油路,防止引燃,如果火勢還得不到解決,就會釋放滅火瓶,如果還顯示故障,則要考慮尋找最近的機場降落。遇到飛行故障,機長必須是最後一個恐慌的人,要立即冷靜解決問題。
  對於南航機長賀中平在機上淡定播報的行為,劉爽認為,一名成熟的機長都應該具備賀中平的冷靜和沉著。不過每個機長的處理方式不同,如果機上乘客已經發現飛機發生故障,出現恐慌情緒,需進行廣播及時安撫乘客心理。但如果乘客未發現問題,自己會先解決問題,有時過早告知乘客,反而會造成無謂恐慌。
(原標題:機長賀中平 我有信心 也必須給乘客信心)
編輯:SN146
創作者介紹

英女皇

ia30iavn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