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記者陳玲
  昨天,記者從我市部分培優機構瞭解到,近期武漢市教育部門出台規定,禁止民間賽事租用公辦學校場地舉行考試,這直接導致本來原定於3月上中旬舉行的兩場杯賽頻頻改期:世界奧林匹克數學競賽(以下簡稱“世奧”)三次更改考試時間,創新杯也將約定在中旬舉行的賽事推遲到了4月上旬。
  不過,雖然賽事遭到教育政策的影響,但近兩年武漢仍然有新的杯賽不斷出現,其中甚至還有官方組織的奧數杯賽。
  咄咄怪事——
  一場考試三改時間
  按照世奧賽組委會的安排,該賽事本來應該在3月2日舉行,但2月中旬,組委會下發通知到各個培訓點,將考試時間改在了3月8日,考試前一周,家長們又接到消息,考試時間再次被推遲到3月15日。
  兩次更改時間後,本以為可以安心考試的學生和家長們手裡的准考證很快又作廢了:這次組委會直接宣佈推遲賽事,連具體的考試時間也沒有確定。
  與世奧相同,本來定於3月23日舉行的創新杯也推遲了考試時間。記者分別從兩個賽事組委會工作人員處瞭解到,目前兩賽事已經確定了比賽時間,不約而同將考試定在了4月7日舉行。有家長感嘆,為了能參加兩個賽事,估計到時候不少人都要“三鎮游”。
  “因為武漢市教育部門近期出台了嚴格的規定,民間賽事不能租用公辦學校的場地進行比賽,很多賽事只能臨時找地方。”武漢市一培優機構負責人說,以往有些機構喜歡租用中小學教室作為考場,後來考慮到經濟成本和教育政策,逐漸向一些高校轉移,但今年高校的考場也不可靠了。如世奧賽之前的考試場地原本是定在江漢大學和武漢大學,禁令一齣後,一時間很難找到足夠的場地安排學生考試。“這項禁令對那些本身沒有太多場地的機構最有影響,直接導致考試時間不斷更改,或者學生只能按照年級分期分批考試。”
  讓人迷糊——
  老賽沒去新賽又來
  武漢市教育部門一直嚴禁把奧賽成績作為學生小升初的敲門磚,禁止培訓機構租用公辦學校場地進行考試,目的也是為了進一步扼制奧賽熱。但記者發現,今年武漢共有10項奧數杯賽,和往年一些傳統賽事相比,今年才出現的“錦奧杯”和賽齡才一兩年的“IMAS”,同樣吸引了大批家長和學生參加。
  “錦奧杯”的主辦方之一為中國民辦教育家協會,和其他單純只考數學的杯賽不同,該賽事考試項目更多,包括語數外三個科目,雖然主辦方說考生可以任選科目考試,但該賽事組委會的一位工作人員說,該杯賽今年報名學生人數已接近5000,多數學生還是三個科目都報了。
  而另外一項賽事“IMAS”為國際數學選拔賽,目前僅在武漢市部分學校舉行預賽選拔,目的是通過奧賽選拔一些數學尖子進行集訓,雖然相對小眾,但也有大批學生報名。一家培訓機構負責人說,該賽事和民間杯賽不同,是武漢市目前官方唯一組織的小學奧數考試,不過,即使組織方的目的和其他杯賽不同,但短短一兩年裡,越來越多的家長也將這項賽事等同於其他杯賽,一些學校也將該項考試的成績作為了錄取學生的重要參考依據。
  家長犯難——
  賽事太多忙不過來
  “教育部門總在說禁止把小升初和奧賽掛鉤,但每年出台新政策,每年都有新賽事出現,越禁越多,家長和學生其實都受不了。”家住武昌小東門的徐先生的孩子今年也即將小升初,他給孩子報了7項賽事,不過上周,他主動到報名世奧賽的培訓點退掉了准考證,正式放棄了該項賽事。
  徐先生說,孩子四五年級每年都參加不少杯賽,但武漢的10項杯賽中,含金量各有不同,且太過集中,若全部參加,精力和時間有限,家長只能對其中的賽事進行取捨。
  記者在一所培訓機構中做了個調查,在被問到的30個孩子中,23個人報名了6項以上的賽事,其餘的7人最少也報了3個杯賽,而學生越是到了高年級,報的杯賽就越多。“三四年級學生參賽多是為了高年級考試熱身,真正到了五六年級得到一等獎的證書,一些學校才會認為有價值,所以這個年級段的學生是考試的主力軍。”該機構工作人員段老師說。
  管理尷尬——
  教育部門越禁越熱
  一面是教育部門不斷出台的禁令,一面卻是家長、學生和培優機構不斷升溫的奧數熱,其實是越禁越熱。
  武漢市目前的10項杯賽,基本都是由各自的組委會通過不同的培優機構舉行。武漢市教育部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,培優機構一般不像公辦學校一樣在教育部門登記,而是在工商部門註冊,教育部門對這些機構並沒有管理權,只要他們正常營業和交稅,工商部門也無法對他們的經營進行干預。這也直接導致教育部門只能從場地、人員等外圍因素上施加影響,但終究效果甚微。
  武漢市一所民辦初中負責人說,雖然教育局也規定,任何社會辦學機構提供的學生考試成績,均不得與所有初中學校入學掛鉤。但實際上除了這些考試成績,學校對學生的素質各個方面無法有真正的瞭解,也並不利於自己學校的辦學。而且,學校面臨中高考的壓力,選學生的素質遠不如選成績來得直接有效。
  武漢市一所培優機構負責人預言,奧賽熱在未來10年內都不會“退燒”,而且目前小升初的政策禁止得還不夠狠,只能是“隔靴搔癢”。湖北大學葉顯發教授認為,奧數熱的根源說來說去還是教育優質資源的不足,只有均衡優質教育資源,讓家長沒有擇校的動力,才能真正從源頭上解決奧賽熱。
  製圖董超  (原標題:武漢奧數賽緣何“退燒”艱難)
創作者介紹

英女皇

ia30iavn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